实践育人
社会实践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践育人 >> 社会实践 >> 正文
浓浓校友情
16-05-15 18:18:04来源: 已阅读: 【字体:

陈生潭老师毕业于西电,并在西电从事教学工作直到退休。他将一生献给了三尺讲台,并编写我们的教材《信号与系统》。

陈生潭老师模样清癯,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宛然当时授课的风采。采访过程中,老师还向我们展示了许多照片,点点滴滴,足蓄深情。

采访者:请与我们讲讲过去的回忆吧?那时候的西电是什么样子?

陈:那个时候,物资匮乏,生活非常困难。我们都是通过粮票打饭,菜根本没有。班上很多同学连饭也吃不少,互相帮助很普遍。我同桌甚至把钢笔换了馒头。吃过饭后,大家会拿着脸盆,去地里挖野菜。大学招生是百里挑一,先是学校推荐,才能参加高考,部队学校提前招生。我们西军电啊,当时是全国三大部队学校之一,在我们老家,来这儿上大学真是一件很轰动,值得骄傲的事。我还记得,自己高考完就去地里干活,听说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时,特别开心,立马什么也不管了,扔了工具就往学校跑,跑去拿录取通知书去了。

采访者:您编的信号与系统是国家优秀教材,也是西电学子而今的必修课,请问您对此有何感想?

陈:当时学校教师教材都很缺乏,我们毕业就留校任职。一有空就去图书馆,看很多书,国外期刊也看,对学习知识非常渴求。编这本教材,我们吸收一部分西方教学思维,信号里这些变换与反变换,积分运算,归根到底就是求和,相加。用统一的思想处理问题,才能抓住核心,学生也更能理解。因为道理都是相通的。学习时,思想系统化,从思路到方法就通了,学习之外的许多问题也是这样的。

采访者:你们当年有哪些娱乐活动?

陈:我们有时会集体放电影,另外更多的是自己动手做东西。做过收音机,还记得成功收到一个外文台的时候,大家激动坏了。没有万用表,也是自己做的。当时才刚有电视,我们觉得感兴趣,从北京空运了显像管,还排队买电子元件。做好后,第一次看到模糊的影像,高兴地不得了啊。

采访者:您在西电着许多年,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陈:我当老师的时候教的一个班,获得了全校信息系统竞赛的第一名。同学们都说我教的好,非常喜欢我。分别时,班长还买了一件衬衣,全班同学都在上面签名寄语,最后送给我。

还有上学的时候,训练也总是很好玩。号令一响,大家都急着往外跑,闹了不少笑话。有一个同学鞋子少穿一只,还有个穿反了裤子。

采访者:如果能回到二十岁,您会怎么做?

陈:不睡觉也要学!趁着年轻多学习。

采访者:对当今大学生有什么建议?

陈:建议谈不上,有一些喜欢的话。毛主席曾说过,艰苦朴素。我认为西电认真是把这一点发扬得很好。老师同学的衣着打扮非常简单,但做学问毫不马虎。现下流行的“学在西电”,我也十分赞同这一句。西电本来是军校,学习风气勤奋踏实,基础扎实,都很好。

采访者:您对母校联络老校友,组织活动,有何建议呢?

陈:校友热情会很高的,我们之前一届的组织过见面,大家都非常激动。隔了这么多年啊,人都长得变了,见面还要看半天,“你是谁啊?”特别好玩。学校平时可以多联系校友吧,我们也很关心学校的发展,推送一些校友作品,让学生了解西电历史也很好。

西电精神

倪忠标,男,1964年出生,中共党员,江苏南通人。

1983----1987在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四系电子设备结构设计专业学习,本科毕业,获得学士学位。1987----1990免试推荐入同系同专业师从吴凤高教授读研究生,获得工科硕士学位。在校学习期间,曾担任4832班学习委员,党支部委员职务。多次获得特等、一等奖学金,并获得优秀学生标兵称号。

1990毕业分配到上海航天系统804所(现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第八零四研究所)工作,从事卫星领域研发工作,参与众多空天国防科研项目,现任第八零四所所总工程师。多年来一直从事本专业工作。近几年来,负责****卫星(对外保密)测控系统总体设计。

倪忠标学长带领队伍参观了对外保密的三个时期的现代车载雷达,两个天线测试方面的功能不同的微波暗室、拥有微电子高端电子元件完整生产线的八零四所电子装联技术中心。参观过后,倪学长与十名实践队员在八零四所内的贵宾会议室开展了时长近两个小时的学长座谈会。会上,在十名队员的踊跃提问下,倪学长就“对大学生的建议”、“工作多年的感悟”、“西电人的原则”等方面的问题给予了队员们发自肺腑且切中肯綮的看法。其中,“对于我这些年的收获,我一直在思考。人为什么活着,我觉得是在于精神境界的提升”这句回答令所有队员都感到钦佩。最后,倪学长衷心地发表了自己对于母校的寄语。

采访者:在您这一辈人心中是有着怎样一种精神或者信仰让你们有如此成就呢?

倪:做事、做人,为提升自己精神境界。先学会做人,再开始做事,做事业就是做人。做好事业从宏观观说为国家,从微观来说为自己。

采访者:在您的科研生涯中母校曾给您带来过哪些让您受益的事情?

倪:严谨治学,求真务实的学风。

采访者:工作方面做到今天这个地位你最大的收获与感悟是什么?

倪:1、要做好专业,一门深入很重要,才能突破关键技术;2、重视工作策划,理清工作目标,充分统筹利用资源,敢于实践;3、工作很重要、生活家庭也很重要,要平衡好工作与家庭的关系;

采访者:您觉得大学生应在校园做些什么样的准备才能有机会接触这些高科技研发来锻炼自己呢?

倪:通过四年的大学学习和生活,基本做到四个学会。一、学会碰到问题,开展调研的能力,掌握相关领域最新发展情况,得到一些解决问题的启发;二、学会策划、分解、实施、改进的能力;三、学会团队协作能力、主动沟通能力,树立合作共赢和沟通产生生产率的理念;四、学会总结提炼(亮点)的能力。

采访者:那么您沉浸科学这么多年能简要的给我们说明一下比较有前景的方向吗?

倪:小型号、轻量化、高密度、高集成度是电子产品主要发展方向;利用SIP技术、SOP技术是实现小型号、轻量化、高密度、高集成度的有效途径;利用工业互联网技术实现电子产品的数字化、智能化;利用集成技术和交叉学科解决发展问题。

采访者:您最想给大学生活的建议。

倪:利用好学校的资源(图书馆、操场、社团),多参加学校的社团活动,学会人力资源管理能力、社会关系建立能力、项目管理和沟通能力、人生目标选择能力、风险管控能力等。

采访者:对即将走向工作岗位的学生的建议

倪:1、尊重老同志,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2、良好的工作态度,才能融入团队;3、要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才能知道自己对在哪里、错在哪里;4、工作是开卷考试,多问、多了解情况,别用闭卷的办法做开卷作业;5、树立远大目标,奋发有为,不断前行。

采访者:这么多年了最想对母校说的话。

倪:西电一贯治学严谨,学科体系完整,是学习电子专业的理想大学。希望西电的年轻学子树立远大的理想,发扬坚忍不拔的精神,以严谨治学的态度,努力开拓创新,为母校争光,为强国梦作出伟大的贡献!

坚守信仰

江晓安,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任教五十多年,参与各种教学研讨,其夫人也是西电校友。他同时也是数字电子技术和模拟电子技术教材的编者。

许是半生讲台三尺,这位年近花甲的江老先生精神格外的好,不仅精彩回答了我们的问题,还通过自己的经历感悟,解释了大家许多疑惑。此行真可谓受益匪浅。

采访者:请问您大学期间以及在我校工作,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江:应该要属才当老师那段时间吧。我一毕业就来了西电担任教师,那时候其实是非常意外的,因为我一直有个口吃的毛病,小时候才学说话的时候,总喜欢学别人说话,一来二去,反落了个口吃。当老师,要对那么多人讲课,非常紧张。不过这其实既算不利因素,也算有利因素啦,正因为我担心,准备的往往非常充分。第一次上课,写了很多教案,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开场说“同学们好”,看到大家认真地回答老师好,心里忽然就平静下来。讲课竟一点儿都没有口吃。往后虽然说话还多多少少改不过来,但是上课一直非常顺畅。至今想着,还是记忆犹新啊。真是非常感谢学生对我们的支持和理解。所以我后来和自己的学生关系都可好了,他们还叫我“模电爷爷”“数电爷爷”,哈哈,非常喜欢教学的感觉。

采访者:您认为什么是西电经久不衰传承的精神?

江:一是踏实,务实。起源于西电身为军校的革命传统,西电无论是谁,都非常踏实。用人单位普遍反应西电的毕业生实在,实干,说什么就实事求是地干,而且能做得非常优秀。每届都是这样。

二是师生关系密切。原先还是军校,作为部队的时候,班主任都是和学生同吃同住,甚至一同劳动。现在我和学生也是关系好得不得了啊,没有架子的,我给他们留QQ,微信,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解答,而且我也非常了与理解他们的问题,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中。想我也退休了,但是教学工作就没有断过,很喜欢和年轻人呆在一起,有朝气。

采访者:现在的同学与你们过去,有什么不同呢?

江:变化还是很大的。现在的人有朝气,有思想,有主见。时代不一样了。我觉得这个既是优势,也会制约。大学以后很多人失去目标和动力。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大家服从分配,也不会接触到这么多选择。各自有各自的不容易。

采访者:站在过来人角度,可否给我们这些学弟学妹一些建议?

江:要有担当。现在很多人迷茫,失去目标动力,大学以后学习就懈怠下来,不能这样的。日后想要立足与社会,就得有责任心,为了自己,也是为家庭。我们不说那些大的功绩,起码你要让自己生活。

学习方面,我想大学是要学一种研究方法,学生要注重自己能力的培养锻炼。不是一整天没有效率地死看书,也不能不坚持学习任务,每天有时间自己预习和复习。

现在网络发达,同学们还应该坚定立场不动摇,认清自己的方向。比如最近经常有跟风外国文化,评论我们走的改革路怎么不好的,对此我引用习主席的话,不能用现在否定过去,也不能用过去否定现在。要知道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症结,没有绝对的好。所以大家思考这些问题,思想不可以局限。

采访者:西电桃李天下,对于老校友的联系工作,您可有建议?

江:在我看来西电这一块做得很好,很重视学生联络,很多省都有西电校友会,甚至国外也有。同学们团结,凝聚,相互关心,能在毕业以后重新聚首,大家是非常愿意的。若是校友会出面组织一些多样化,参与范围广的,校友是相当欢迎。校友会目前的活动大多仅是参观性质的。我建议可以组织校友重走西电发展之路,可以组织各地的回校看今日发展,还可以办一些地域性活动,比方说,南方校友会联谊,华东地区联谊。校友们可以互相沟通,还可以互相支持。另外也可以不定期请一些校友回学校,和学生们会演,让表现杰出者演讲,向后辈们弘扬西电精神。

奋斗就是成功

杨少毅,西安电子科技大学08级毕业生,他学的是电子工程学院的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

杨少毅学长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就带领着自己的团队走上机器人与3D打印创新创业之路,并在研究生二年级时获得天使投资2000万元。年仅27岁的杨少毅学长,在创新创业的道路上,不但掘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且还为社会创造了就业岗位。我们实践队伍在采访前就了解到杨少毅学长以及他的团队获得的一系列的荣誉:2008年,杨少毅学长和他带领的科技创新团队所研发的“第一代机器人”获得学校“星火杯”科技竞赛特等奖。2011年,团队成员在科技创新的道路上一发而不可收拾,“第二代室内体感服务机器人”获得了第十二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国家二等奖。2012年,第三代“海陆空三栖飞行机器人”获得了“ST 创新大赛”全国一等奖;而第四代仿人型家庭服务机器人获得了“国家创新性实验计划”全校第一名和“全国创新论坛”十佳作品奖。2013年,杨少毅学长带领他的团队再次踏上“挑战杯”的征程,第五代仿人型机器人也获得了国家三等奖的好成绩。

介绍了学长这么多优秀的成果,下面就讲述我们实践队伍采访杨少毅学长的一些片段。我们“寻迹杰出校友”暑期实践队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学长的蒜泥科技公司,里面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机器人,看的我们眼睛都花了。我们找到杨少毅学长说明了来访的意图,学长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们。在采访过程中学长向我们介绍了他成立公司的过程,讲述了蒜泥科技的名字缘由,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做出来的智能机器人。

成功的人表面看起来风光,可他们在背后付出了超出常人的努力,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艰辛。就像杨少毅学长一样,研究机器人能够不吃不喝,创办公司初期能天天打地铺……然而这些苦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吃呢?这次的暑期实践寻访校友让我们收获了很多,他们身上独有的精神品格也深深地感染着我们。

体味人生

李康柱是一位高级工程师他同时还是一位大书法家,笔名李功。他在校学习期间就很擅长书法,退休后,专心致力于书法的创作和研究,而今已承“李功书法”之名,不仅自创鹤形寿字和其他书法作品,在全国比赛中多次获金奖一等奖,而且创作多部书法论著,在中国书法界影响颇为深广。

李老先生住处简谱,简单如乡镇的小二楼,内室悬满了各目书法。一进门便感墨香扑面,作品篆隶行草挂得重重叠叠,案上还铺着宣纸。采访过程中,老先生有书法谈到人生,给我们年轻人提出许多建议。

采访者:作为书法一大家,可以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种艺术吗?

李:书法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现在与过去不同了,过去只有毛笔,所以书法就作为一项基本技能,写信作文都要用,很通俗;而今有了钢笔铅笔,有电脑,书法传递信息的功能就大大淡化,几乎不被使用了。但是也没有被抛弃,而是上升为一种高雅艺术,一种爱好。

我认为,书法艺术实际上是对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的二次创作。书谱有云:“岂知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就是说书法以“表情达意”为目的的。我写字,从来会设计,再动笔,结合内容与形式,充分表达作品的感情。生活其实也是如此,不能照本宣科,要尽力会其深意。

我想,学问的事情一定要交融自己的感悟,要有自己的经历和思考,才可以不浮于表面,到达艺术高地。

采访者:今昔对比,您怎么看当代人的迷茫?

李:现在当然各种机遇很多,微信啊微博啊,我自己也会使用它们发一些感想文章。年轻人想得多,但是,很多人没有深刻的理解。例如很多人觉得国外好,国外的很多问题却并没有看见。而我们目前的政策是非常符合国情的,西方国家也非常肯定我国的政策,年轻人要有自己的立场。

采访者:而今很多大学生感觉自己很浮躁,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呢?

李:浮躁是社会发展的副产品。向微信网站一类,我认为虽然很多人在上面花的时间多,但它们真正有用的,不过百分之一。不能被这些信息干扰。年轻人有很多优点,比如敏感,积极,但往往缺乏对事情深入的看法,没有经验。他们看一些娱乐节目,就只是喜欢那种刺激,没想到这对自己的思想没有作用,甚至会腐蚀思想。

采访者:您对我们后辈学子有什么建议?

李:要有自己的思想。一来得积累经历,我十分鼓励青年学子去工厂,山区,去一些辛苦的地方体会人生。有自己的感悟,才能让思想到达那个深度,真正学到东西。

二来,思维要辩证,凡事多想想,我就很喜欢问为什么。理工科训练的辩证思维应该会应用。网络上一些东西,也须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采访者:您大学期间印象最深刻的是是什么?可有什么遗憾?

李:当时我爱好广泛,是班上的文艺委员,还会新疆舞,至今还能劈叉呢,身子骨非常好。遗憾倒没有什么,莫不是时代原因,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生的学习和日后发展。但是坚持自己的爱好,广泛学习,有梦想都可以有动力。所以这个,我也建议同学们,要培养自己的爱好,知识广泛积累。

采访者:和我们说说您对母校的感情吧?

李:这些年最忘不了的,就是大学时光,忘不了母校。我们都非常愿意和母校联系,帮助母校,比如题题字画,你们书画协会若是有需要相关讲座,或者作品拍卖信息,都可以找我问。我准备写一幅八尺的“北国风光”献给母校。最近也会回去看看。校友聚会呢,非常乐意参加。

现代人需要培养深刻思想,这似乎是老一辈的普遍认识。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机遇越大,挑战越大,一批批新闻出来了,似乎来不及形成自己的看法。自然,没有切身经历,享有深刻体味何其困难。很多同学学了理工科以后,就再也难坚持最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沉着修养,转而掉进功利的漩涡,这样的人生好单薄。我想老先生文学理学兼而有之,坚持梦想不懈奋斗,作出成果不忘继续开拓,这样身体力行的教诲,无论是作为学习态度,还是人生态度,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真诚处世

李学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64级学生,64年陕西省高考数学状元。

采访者:老师当初在学校可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李:记得当初来西电,印象就很深。那时候西电是我们国家重点军校啊,提前招生。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农村孩子并不是很清楚各处学校,都是老师先建议,考试,再在家里等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在山上,挑水去烧石灰,我父亲还和我开了个玩笑,说没考上。打开信封知道考上了,还是好好高兴了一场。辗转到西安,发现这里生活条件很好。因为提前招,事先并没有和我打过招呼。老师于是问我是否愿意留下来,我当即觉得,当然是愿意。食堂里饭菜也很丰盛,每天和过节似的。学校也有一些高干子弟和出国留洋的。学生资质都不错。

再要说起印象深,就是文革时期了。因为时代影响,西电又是党中央直系军校。上了一年半,就被迫暂停教学。但是我们同学不管平时怎么辛苦,都还坚持自学一点。比如我们每个人都会自己做收音机,没有现成材料,都是用的最原始的方法。我们还自学了基础课程。而今大家也仍是有所建树啊,比如同学有如今是清华的教授,博导。虽然文革一些耽误了,但都还是有自己的基础,毕业至今都有很不错的发展。

采访者:那么那个年代,学生都有什么样的娱乐活动呢?

李:活动真是挺多的。因为西电是军校,学校就像一个部队。外界有些文工团来慰问表演,经常在操场弄一个大舞台。另外班级自己也有联欢会,节目比如三句半,快板什么的,当然肯定没有现在丰富多彩啊,不过也很好了。每个礼拜还都有篮球赛。当时我们的篮球队可是特别厉害,省队来了都打不过我们呢。

采访者:请问这么多年来,您觉得当初最遗憾的事是什么?

李:我想最让给我感到遗憾的是西电迁校址,一下子从部队转到地方,非常影响西电的名望和学校同中央各处的联系。我们学校搬迁甚至一定程度导致了后来的衰落,而今各项报纸媒体什么的提起西电也少很多了。

采访者:您是如何理解西电精神的?

李:实事求是,这个绝对没说的,凡是西电毕业的,用人单位的反应也是非常务实,我们说什么就直接去做什么,不会有空话或者拖拉,耍小聪明什么的,西电人这一点,特别务实。从我们那时就是如此,而且这么多年来,也传承下来了。

采访者:那个时候,西电的学习氛围是什么样的?

李:同学都非常上进。我想这与学校的管理规范分不开。当时,我们既是学生,也是军人,非常听从指挥,对学习也有自己的热情。学校当时前后有两个大教室,中间有三座小教室,每天都是一起整队上课,吃饭,自习,还有晚自习。班主任是一个大卫,每节课都坐在教室后面旁听,用本子记录不规范的举止和开小差的同学。他和我们一起生活,关系也一直非常好。至今我们还是很怀念班主任。

采访者:您认为今日与往昔有何区别?

李:我想最主要是同学关系吧。我们那个时候,同学关系就是战友关系,非常要好,而今天大家自由一些,想法多一些,不如那时候人那样关系不分你我。记得有一次有个同学从家乡带来两大包酒枣,出来洗个脸,隔壁同学就翻窗进去,去了一包去宿舍里分,等他回来,还开玩笑请他吃。这个同学也不恼,非常要好了。

后来毕业工作以后,大家服从学校分配,有同学被分到了新疆,为了照顾他,另一个被分到甘肃的同学自愿和他交换,自己去了边疆。都觉得再苦进国防苦,并不止于多考虑个人利害,也没有怨言。

采访者:最近大学生的普遍问题,就是对社会,对未来,感觉迷茫。你们那时可会觉得迷茫吗?

李:不会啊。当时一切服从党的安排,听领导的,只要能为国家,为人民做些事,都不计较个人的。一来分配有原则,二来同学互相照顾,所以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观念。

采访者:如今半世有余,校友会联系老校友总是不是很方便,您对此可有什么建议吗?

李:学校可以组织我们进行一些活动吧。我们这些老校友,都对学校非常怀念的。也许有一些人,当初遇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会对母校多少有些埋怨,但大多数人都是愿意的。毕竟而今五六十年了,想到那时候的时光,还是印象深刻,一辈子就是从这儿开始的啊......学校可以组织我们时时相聚,也要让我们知道学校这些年的发展,我们都十分关心。

与校友的对话时间不算长,也颇有收益。开始感觉代沟的确存在,甚至还不小,尤其是对比一下于早上针对在读研究生和博士生的采访,相似的问题校友的理解大相径庭,当然细想各自也在情理之中。

李学武老师提的最多,也最为推崇的,莫过于他们那个遥远年代融洽的人际关系。简单朴素,不需要想太多,也不需要有太多欲望和烦恼,是以也没有迷茫。过去的时代赋予他们强烈的集体意识,而不同于我们当今的个性化发展。待同学,他们忠厚而实在,凝聚力强的真如一家,所谓“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比如那照顾同学而自愿去新疆,将甘肃的分配名额留给同窗的,让我想到了古时“刘柳之交”。当年八司马案,革新集团被贬他乡,柳宗元也是因为刘禹锡家有老母在堂需要照顾,自请与他互换贬谪之所,独身一人去了条件最艰苦的柳州。小有不同的是,刘柳二人是为一个“义”字,而老校友们却是至诚至性,不分彼此的兄弟情谊。同一个问题,在读学生给的回答多半是建议学弟学妹好好学习,个人拼搏一类为主,可以想见,而今时代的特征真是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无形的“自由化”逼迫着学子不得不为未来规划打算。其中一个生科院学长就说工作期间如何加班加点,熬夜辛苦,也许这是老校友所无法预见与理解的时代氛围,各有优势,也是个有辛苦不可言说。不过,二者还是有个共性的,就是都展现西电人艰苦奋斗,万事务实,追求上进的心态,我想所谓精神传承当真不假,时代再变,身外之物日新月异,一个学校还是能代代守其风骨,不该本心。

另一点让我小有感触的,就是李老师对母校的感情。开始时,我们还颇为担心,怕万一打扰了,占用太多时间,而我们自己也许并不能给老人家带来什么。后来发现校友十分热情的,对学校,对我们后辈,都很愿意联系和交流。包括早上采访的研究生,也是一听说我们是来自南校区的学弟学妹,都没有丝毫推脱和不愿。李老师说,绝大多数同学都非常怀念,怀念大学的时光,怀念早已分居异地的兄弟姐妹;也许有些人一时意气,为当初的不公正,或是自己的不如人,而不愿多接触,但长时期十年二十年一过,留下大多还是深情。联想到自己的高中,天南地北的小伙伴,还是不得不感动吧,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稳定,需要一定的精力来回忆往昔,但这样一段岁月,生命里最好的岁月,几乎是一生起步的地方了。怎么会忘得掉呢。可见身在大学的各位应该有所触动,充分利用时间,不遗后悔。

莘莘学子华为梦

席康华为硬件工程师,2001级校友。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在深圳华为基地担任硬件工程师。

实践队员从旅馆出发,前往深圳华为基地寻访01级校友席康。达到华为基地是还是下午上班时间,但席康校友极为热情,开车把我们接了进去,采访的地点选再员工餐厅的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

作为本科生,我们把参访的重点放在了和我们自身的成长和发展密切相关的问题上——关于考研,就业,工作以及在深圳的生活等方面!学长就这些问题向我们一一作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我们的采访的精华部分展示给大家。

采访者:关于大学生是否考研的问题您是怎么看?

席:这主要看你的将来职业打算,像是一些研究所之类的,有研究生学位这是一个基本的门槛,像华为这样的企业,也会关注这一方面的问题,因为现在的毕业生太多了,如果有10000大学毕业生,6000硕士毕业生,作为企业来说我为什么不先从这6000人里选择呢?这主要是有社会这个大环境决定的。但是假如你以后并没有想在科研这条路上走太久,假如你会去做销售之类的,读研说实话来说作用不大,本科阶段的知识就足够。从长远角度来说,读研还是有好处的。

采访者:关于某些同学专注于竞赛方面而导致文化课水平达不到基本要求,这件事您怎么看?

席:首先公司在招人的时候有一些基本条件,比如四六级,不能挂科,假如这些没有满足条件,可能就有点危险,但也存在例外,就是你在这方面特别强,而且又是公司需要的能力,公司有可能破格录取。但是我的建议是你应该在文化课与竞赛这方面兼顾一下,最少你应该在文化课方面达到及格。当你走上科研这条路之后,你会发现其实竞赛是一种经验,一种开发经验,在工作几年后依然可以获得这些经验,但是假如你文化课这些理论知识拉下了,你就真的丢掉了,以后都很难有机会获得。这样从长远的角度看,缺乏理论知识,你的科研路有可能走不远。因为缺乏理论知识的支持,你很难做出更好的东西。

采访者:通信专业以后有哪些就业方向?

席:第一是像华为,中兴这样的通信设备公司,还有运营商,研究所,军工所,再一些就是小的民营企业。

采访者:您觉得工业4.0对华为会有影响吗?会提供哪些新的岗位呢?会减少很多职业吗?

席:在工业4.0时代,现在有很多生产环节都是可以改进的,比如说,我们有些环节速度快,有些环节速度慢,有的环节速度慢了,环节衔接不紧凑,这些都要改进。所以工业4.0对于华为来说,可能制造业方面会有较大的改进,运用更多信息化的技术。首先技术性的岗位,不会有影响,手工业会有一点。开放这一套系统,肯定需要新的装备,新的装备就需要开发人员,这个产业就会诞生一批很多的工作岗位,计算机的,硬件开发,软件开发,还有一些机械的,各类的这个产业的。既然要把技术应用到工厂,学校一些领域内,那么学校与工厂就必须增加做此类事情的人员,所以工工作岗位会有所增加。

采访者:您在华为那么多年,给您印象最深的是哪些特质啊?

席:华为比其他很多企业做的成功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执行力特别强,体现在说要干什么就抱着一定能干成的决心去做,不要去害怕后果,只要决定干什么就一定能干成。华为刚开始老说自己要做的比三星怎么怎么样,好多人不屑于,但现在确实还不错。华为习惯于定一个很高的目标,然后很脚踏实地的去一步一步把目标实现。然后就是华为对于进度、质量是很看重的。质量是非常好的,意识很强,所以华为做的比其他企业要好。电信的设备是要求高稳定度的,非常可靠,出现问题后果是很严重的。华为对工作人员错误的容忍度有个基本的原则是要一次性把事情做对,不要去返工,不仅自己敬礼损耗,还会拖累别人,不是不允许犯错,另一个指导思想就是同样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否则,公司付出的成本会非常大。当然对于新员工,不用过于担心,公司暂时不会让你去做一旦错误会造成严重损失的工作,会有人带着你,多学,多记。公司有的要求可能挺死板,无趣的,你不一定理解,但是这是之前的人长期的经验总结,有它的道理,要按照要求去做,涉及到合作等各方面的问题。

梦想就在眼前

张洪华,GNC分系统(制导、导航和控制系统)主任设计师。

1963年10月8日,生于河北省宁晋县。

1979年,张洪华参加高考并顺利被西北电讯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遥控遥测专业录取。

1983年,弱冠之年即取得学士学位,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中国科学院空间中心飞行器设计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8年,张洪华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控制专业博士研究生,后又进入航天部五院五〇二所博士后流动站,师从杨家墀、屠善澄、吴宏鑫等院士。

1995年在日本文部省宇宙科学研究所工作一年,发现并论证了有关可伸缩挠性体稳定性理论。

2004年2月25日,“嫦娥工程”正式实施,张洪华被聘为“嫦娥一号”卫星GNC分系统主任设计师。

2005年,张洪华开始担任五院控制理论与应用专业学科带头人,并被聘为五院研发技术控制与推进领域专家组组长兼航天器智能自主控制分领域责任专家。

清晨,我们一行早早来到北京控制工程研究所,通过安检后在约定地点等待张总师的到来。八点钟,张洪华校友准时到达了采访地点,亲切地向我们问好,让我们直接称呼他为学长好了。

采访者:您那时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和现在相比有什么差别?

张:我们那时的大学生活主要以学习为主,学校的学习氛围非常浓厚。那个时候刚刚改革开放,物质匮乏,和现在丰富的大学生活相比自然是单调。那时学校禁止谈恋爱,晚上还有专门的搜查员到小树林。有时候大学生也会组织舞会,但是也只有交大的才让参加。不过同学们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主要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采访者:我们了解到您曾参加嫦娥一、三、五号的设计研发。尤其是“嫦娥一号”,作为我国探月工程发射的第一个飞行器,您在研发过程中肯定遇到了很多困难,您是怎么处理的呢?

张:嫦娥是我们第一次搞登月计划,项目研发过程中的确遇到很多前所未有的难题。嫦娥一号是迄今我国发射的星(船)中需变轨次数最多的,卫星在从地球飞往月球的途中只有单次机会实施轨控。这对嫦娥一号GNC分系统的可靠性、信息处理和自主性提出了很高的技术要求。虽说我们五〇二所有着成熟的卫星控制技术,也有神舟飞船GNC分系统的研制经验,但我之前并没有参与其中任何一项,所以团队还是付出很多的。我记得有一次拷机试验,一台地面设备复位后发现程序没办法连续执行——马上就要进场了,时间紧迫。没有更好的办法,必须尽快找出原因并尽快解决。我和同事们一遍遍地分析、一次次地做实验,轮流值班做实验验证我们的推断,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问题解决了,进度也没有耽误。最后年轻的同志都累得精疲力尽了。

采访者:您对我们现在的大学生有什么好的建议?

张:回过头来看,大学本科期间的基础知识其实是非常重要,牢固的基础是今后工作,深入学习的前提条件。比如高数、模电、数电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科,你们现在没有深刻的体会,但是一定要重视基础理论的学习。还有动手实践能力也很重要,科研所和企业是很看重这一项的,希望你们多加培养。

以“玩”创成功

杨楠,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目前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就读研究生,“蒜泥科技”公司创始人之一。  

我们Infos暑期实践队于727日早来到位于西安市未央区凤城九路的“蒜泥科技”公司开展我们的暑期实践活动。公司创客空间负责人杨楠学长热情接待了我们,因为是西电的学长所以感觉分外亲切。

杨楠学长看上去并没有比我们大多少岁,他十分热情,感觉就像一个邻家的阳光大男孩。他首先带我们参观了蒜泥科技的一些产品,在参观过程中,学长详细地向我们介绍每种展品的功能及用途并且十分耐心地回答我们提出的种种疑问,让我们感受到了贴近生活的科学知识和“蒜泥科技”温暖的工作氛围。

参观完“蒜泥科技”公司后,他说“科技给我们带来的不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疏远,不应该是真实世界的替代品。我们需要的是让科技改变人,让人与人关系更近。”学长他们追求的科技不是华而不实的那种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远离生活的科技,而是那种温暖的,拉近人们之间关系的科技。

由于我们的采访对象是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在我校在读研究生和本科毕业生。我们的采访内容从公司前身的科技俱乐部切入,再围绕学长本科的创作经历、学习生活、个人特点、团队经历展开,后引出创业经历,并询问所在科技公司的企业文化、前景,以及对创客时代的理解和适应方法,最后关于大学生活,学长用亲身体验给我们提出了详细的建议。

采访者:蒜泥科技公司的文化之一就是“玩”,当初学长是以“玩”为心态创建了“蒜泥车间”吗?

杨:玩是一切事物的前提,但真正发挥作用的东西是兴趣,你为了兴趣付出才是最重要的。

采访者:学长在一开始是怎样确定下来自己一定要走创业这条路呢?

杨:以一句很通俗的话总结一下:先射箭后瞄准。如果你干什么是都先去考虑清楚,也许就会错失时机。

采访者:学长在学校时怎样做的呢?

杨:不要只是坐在宿舍里埋怨你的一事无成,那只是你努力不够。很多小事汇聚在一起才有今天的发展,成功是有很由普普通通的小细节改变的。

采访者:学长在工作过程中有没有发现自己和别人想法不一样的时候?又是怎样与团队协商的呢?

杨:每一个团队拥有一两个领袖就够了,剩下的人各司其职,不一定每个人都有想法。每一个创业公司的成功都是由很多不同的人组成的一个漂亮的团队去完成的。

采访者:学长在创业和团队合作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通过这些经验有没有积攒了一些经验?学长在团队管理方面有什么值得分享的经验呢?

杨:还是澳门大学沙盘那件事(澳门大学曾委托蒜泥公司做一个沙盘),当时团队四个人都快疯了。那段时间真的不想干了。不只是不想干这个项目,而是不想干这个事业。就是想,这不公平,我的舍友、我的同学,现在当公务员,或者在那个公司舒舒服服地工作,或者睡着大觉,享受着,我现在这拼命,凭什么?但是早上起来,看见我们老大杨少毅,唉,做吧做吧。然后就是加班加点,一个礼拜,估计我都没怎么睡觉。

采访者:学长怎么看待创客文化,开源代码会给公司带来挑战吗?在智能时代中,蒜泥怎样适应新形势?

杨:玩,我觉的就是玩,为了玩去强迫自己去想一些东西,为了玩而改变一些东西,为了玩而坚持下去。

采访者:学长对西电生活的想法,有没有对学弟学妹的建议?

杨:让自己成为自己,在人生中找准自己的位置,干自己应该干的事情。找准自己的位置,你可以超过一点或者落后一点,没问题的,年轻就是任性,但机会只是有限的,青春也就这么几年,一定要好好把握,最美的几年,男孩和女孩最天真最帅气最美丽的几年。

【打印】    【收藏】关闭
Copyright © 2002-2014 All Right Reserved. 陕ICP备08103642号 共青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